而国米传奇队长口中的“他”,就是本期《足坛掌故》的主人公曾经的“梅阿查国王”:阿德里亚诺。“他接到一个来自巴西的电话,是关于他父亲过世的消息,随后他扔下电话开始尖叫,痛不欲生的表情令人悲伤,故事从那一刻被起彻底颠覆,没能帮他渡过难关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大遗憾”,哈维尔-萨内蒂回忆道,

人物关系:阿德里安-穆图(队友)、萨内蒂(队友)、伊布拉希莫维奇(队友)、莫拉蒂(主席)

主要效力球队:弗拉门戈、圣保罗、科林蒂安、帕尔梅拉斯、国际米兰、帕尔马、佛罗伦萨、罗马

主要荣誉:2次巴甲联赛冠军、1次南美解放者杯冠军、4次意甲联赛冠军、2次意大利杯冠军、3次意大利超级杯冠军、1次美洲杯冠军、1次联合会杯冠军、1次U17世界杯冠军

阿德里亚诺堪称世界足坛百年不遇的全能型前锋,速度与力量的结合堪称完美,在他的身上暴力美学与足球技巧相辅相成,相信许多《实况足球》的资深老玩家对于阿德里亚诺的强悍会有更加深刻地体会。通过FM属性图可以看出,

当然,精神属性的相对缺失也让阿德里亚诺的巅峰期持续时间比较短,这无疑是整个世界足坛的一大遗憾;接下来,我们就共同走进阿德里亚诺的足球世界。

维拉克鲁塞罗区,巴西首都里约热内卢市内最大的贫民窟之一,这里充斥着暴力与犯罪、毒品与枪械、混乱与挣扎,这里就是本文主人公阿德里亚诺童年时期的“家”。

“10岁那年,我依偎在父亲身边,枪声突然响起,许多无辜的人倒在地上,其中就有我的父亲,他身中三枪,血流不止,我的眼泪滴到他的胳膊上,惊恐与无助写在脸上,从那时起,我发誓成为世界上最强的人”,阿德里亚诺谈到童年时光时回忆道。

10岁的年龄经历了本不属于他的巨大痛苦,这也让儿时的阿德里亚诺励志逆天改命。经过抢救,阿德里亚诺的父亲阿尔米尔死里逃生,但一块弹片却永久地留在他的头颅里,这也为后面阿德足球生涯的转折点埋下了悲伤的伏笔,

对于许多生长在巴西贫民窟里的男孩子而言,撬动命运之锁的“钥匙”正是足球;在父亲阿尔米尔的大力支持下,从11岁起,阿德里亚诺开始接触专业化足球训练,1995年,凭借着出色的身体条件,阿德里亚诺成功进入弗拉门戈俱乐部青训梯队。

经过四年的系统化青训培养,阿德里亚诺的球技和战术素养得到了质的飞跃,1999年,他顺利入选巴西U17国家队征战新西兰世少赛,初露锋芒的阿德里亚诺在比赛中鹤立鸡群,率领巴西队问鼎金杯,也正是在这届杯赛上的出色表现,成功吸引了意甲豪门国际米兰球探的注意。

2000年,18岁的阿德里亚诺与弗拉门戈签订了人生中的第一份职业球员合同,并被破格升入俱乐部一线日,阿德里亚诺在巴甲联赛对阵圣保罗的比赛中攻入处子球,成为了弗拉门戈队史最年轻的进球者。

“如果没有父亲,我可能会成为巴西街头的一名帮派成员,正是父亲在场内场外对我无微不至的监督与关怀让我职业生涯的初期少走了许多弯路”,阿德里亚诺在接受《罗马体育报》采访时说道。

“罗纳尔多继承人“的字眼彻底触动了石油“老爹”,巴西妖星从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成功登陆世界顶级豪门殿堂,从此逆天改命。2000年夏窗,随着阿德里亚诺在巴西国内的一鸣惊人,关于他的球探报告很快摆在了时任国米主席莫拉蒂的办公桌之上,2000万美元天价,“任性”的莫拉蒂从巴西赛场打包收购了万佩塔以及名不见经传的阿德里亚诺,

被球迷戏称为莫拉蒂时期最大水货的“主角”万佩塔,因水土不服在梅阿查球场效力半个赛季后便分道扬镳;相反,“配角”阿德里亚诺却依靠着自己惊人的天赋最终成长为“梅阿查国王”。事实证明,当年的这笔天价转会可谓喜忧参半,

他的蓝黑首秀便震惊了整个世界,在伯纳乌杯国米与皇马的比赛读秒阶段,替补登场的阿德用一记时速超过170公里的暴力任意球宣告了自己的驾临。时间回溯到2000年夏天,初登亚平宁半岛的阿德里亚诺还是一个未满19岁的新秀,但

然而当时的“蓝黑军团”却有着幸福的烦恼,由于“老爹”莫拉蒂长期沉迷于囤积前锋,导致前场攻击线高手如云,坐拥:维埃里、罗纳尔多、雷科巴、卡隆、文托拉、哈坎-苏克等众多神锋的国米,很难给予年轻的阿德里亚诺充足的出场时间。

2002年夏窗,国米将阿德里亚诺一半的所有权卖给帕尔马以便完成卡纳瓦罗的转会交易。2001年冬窗,阿德里亚诺被国际米兰租借给佛罗伦萨练级,在“紫百合”效力的半个赛季里阿德15次出场轰入6球,并逐步适应了意大利赛场的比赛节奏;

尽管帕尔马获得了阿德里亚诺两年的使用权,但这只是莫拉蒂的“缓兵之计”,惜才如命的国米主席在与帕尔马的谈判中加入了优先回购权的“后手”,这也为阿德里亚诺重生之后再次君临梅阿查铺平了道路。

02/03赛季,阿德与罗马尼亚“毒蛇”阿德里安-穆图组成的帕尔马双枪联手攻入32球(两人各进16球),超越佐拉和阿斯普里拉、克雷斯波和迪瓦约,成为帕尔马俱乐部历史上进球最多的锋线搭档。在帕尔马历练的两年时间里,阿德里亚诺开始展现出自己恐怖的统治力,

2004年冬窗,莫拉蒂决定提前迎接阿德里亚诺回家,2700万美元赎回另一半所有权,也就是说阿德当时的转会总身价已经达到了5400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这笔交易发生在在2004年,除去通货膨胀以及溢价等因素,如此天价已经足够震动整个世界足坛。

阿德与马丁斯搭档的锋线曾被誉为国米未来十年最稳定的前场攻击组合,“梅阿查国王”的绰号也应运而生。此后的三个半赛季里,阿德里亚诺到达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在代表国际米兰出战的141场比赛中攻入65球送出25次助攻,

伊布拉希莫维奇加盟国际米兰,瑞典“神灯”向莫拉蒂主席提的第一个要求便是留下阿德里亚诺,2006年夏窗,“阿德里亚诺就像一头猛兽,任何角度都能射门,没有人能抢下他的球,他是我职业生涯中的最佳搭档”,多年后伊布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如此评价道。

在国家队方面阿德里亚诺同样扛起了为巴西催账拔寨的重担,2004年夏天的美洲杯,他带领巴西二队力压阿根廷夺得冠军,阿德在6场比赛攻入7球,荣膺最佳射手;2005年联合会杯,阿德里亚诺仍是最闪亮的星,半决赛梅开二度击败德国,决赛再次独中两元,击败老对手阿根廷如愿捧得金杯。

然而,接下来的的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却彻底颠覆了阿德里亚诺的职业生涯甚至人生轨迹。

阿德里亚诺曾经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过自己与父亲阿尔米尔相依为命的亲密关系,正是有了父亲的监督与教导,阿德里亚诺职业生涯的前半程才会顺风顺水,直至达到“梅阿查国王”的高度。

2004年夏天,阿德里亚诺的父亲突发心脏病猝然离世,年仅45岁;然而人有旦夕祸福,前文曾经提到,阿德的父亲阿尔米尔早年曾经头部中枪,巨大的创伤极大地消耗了阿尔米尔的身体机能,这才有了本文开篇时,萨内蒂回忆阿德里亚诺得知父亲死讯后那声嘶力竭的哀嚎。

“当我在梅阿查球场奔跑、过人、对抗,就像是当年在克鲁塞罗贫民窟中那片尘土飞扬的球场踢球一样,可当我习惯性地转身望向场边时,却再也看不到你微笑的脸庞”,阿德里亚诺在国米官网的回信专栏中,痛苦追忆着父亲阿尔米尔。

阿德里亚诺开始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抑郁与焦虑的情绪在他的脑海中蔓延开来,酒精成为了阿德唯一的“挚友”,曾经的“梅阿查国王”开始在自暴自弃的恶性循环中纵情地挥霍着人生。至此,

面对逐渐失控的局面,包括主席莫拉蒂在内的众多教练和队友纷纷伸出援助之手,队长萨内蒂和队副科尔多巴曾与阿德彻夜长谈,国米的两任主帅曼奇尼和穆里尼奥也都曾力排众议许给阿德主力前锋位置,而国米主席莫拉蒂更是特批阿德全额带薪回到巴西一边踢球一边进行心理治疗。

阿德里亚诺在2017年接受巴西媒体采访时曾说:“我只有在喝酒的时候才会感到快乐,我只有喝了酒才能睡觉,曼奇尼和我的队友们都注意到我在训练时宿醉未醒,由于担心迟到,我只能没睡觉便醉醺醺地去训练场,结果我还是睡在了医务室里,莫拉蒂不得不对外告诉记者我肌肉疼痛。”

在走向堕落的日子里,国际米兰上上下下可谓想尽了一切办法来帮助和保护阿德,然而事实证明,旁人的一切努力似乎都没能最终解开阿德里亚诺内心的羁绊,父亲突然离世的打击对于这个巴西大男孩来说无疑是灾难性的,走下神坛并成为一个“凡事不问的俗人”,成为了阿德职业足球生涯中后期唯一的“目标”。

2006年世界杯,五星巴西失足1/4决赛,阿德里亚诺与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卡卡组成的“梦幻四重奏”最终草草收场,世界杯的折戟最终成为了压断阿德心理防线的最后稻草,在那之后,他只为巴西国队出场过12次,期间先后辗转效力圣保罗、弗拉门戈、罗马、科林蒂安等俱乐部,30岁之后便逐渐消失在了球迷的视野之中。

“我从未伤害过任何人,唯一被我伤害过的,只有我自己!”——阿德里亚诺。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如今的阿德里亚诺就像一头堕入凡间的神兽,上天曾赐予他神奇的天赋,但也给了他无比脆弱的心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